雨生百谷

从初中到大学写的文都被屏光了,爱咋咋地吧,爷走了。

【dio承】不可思议的湖心接触

人鱼paro,7k字一篇完结。

人鱼屌×高中生承

太喜欢dio承了,新的一年一定要看到tag破千!

dio:你根本不是喜欢我!你就是馋我的尾巴!




17岁的男子高中生,空条承太郎如往常一样放学,回家,甩掉一干烦人的女同学,走在熟悉的路上,路过熟悉的湖边。

 

不同的是今天的湖水延伸处,和夕阳交接的地方有什么金色的东西在闪耀,攫去了他的目光。

 

在他的视野范围内,一条金色的,半透明的巨尾在湖水尽头圆滑地扬起,作为鱼类的尾部来讲未免太大了,仿佛鲸鱼一般,这种湖里怎么会有鲸鱼呢,承太郎燃起了极大的兴趣,被女同学前呼后拥的烦恼一扫而空。

 

鱼尾消失了,但水面下浮动起马路线型的金光,他注视着那道粼粼的金波愈来愈近,靠近岸边的时候,鱼尾又出现了,这只神秘水下生物其余的部分浮出水面,承太郎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,首先看到的是一头灿烂的金发,接下来是赤裸着的健壮上身,皮肤苍白、反射着水光,腰部以下是一条修长的鱼尾。它游动的姿势非常优雅,起落了几次以后承太郎才看清楚了它的全貌。

 

它的上半身与人类大体无异,相貌异常俊美,耳部覆盖着半透明的鳍,半长的金发服帖地垂下,略略遮住脸颊。

 

一条金色的……人鱼?!

 

承太郎对海洋生物有天然的热爱,更不要说是一条传说中的活的人鱼,事实上他激动得心脏怦怦直跳,但是脸上仍维持着波澜不惊的表情,手指不由自主压了压帽檐。调整好情绪后他像是对待小猫一样,谨慎地慢慢蹲下,防止人鱼被惊吓到后一个猛子扎到水底。

 

幸运的是这条人鱼并不怕生,似乎也对他好奇一般,向他的方向又游了半米,在岸边转换了一个姿势,背对着他,姿态轻松地倚靠在岸边,两条健壮的臂膀搭上湖岸,向后仰着头,金色的眼瞳直勾勾地注视着他。

 

承太郎试探地向他伸手,人鱼友好地向他摊开手掌,指尖对着他的方向,手腕上戴了一串暗金的手镯,倒很衬他的皮肤。他的指甲漆黑,像是涂了黑色甲油,肉眼看来很锋利,说不定能作为利刃凶器什么的。但承太郎对自己的体能素质很有自信,觉得就算他突然暴起伤人自己也能躲得开,胸有成竹地把手放到人鱼手心里。

 

柔软的,按一下会轻微下陷的掌心,跟人类的手也差不多嘛。人鱼慢慢地合拢手,握住他的手指,动作友好而轻柔。

 

今天没准是我的幸运日,以后也要挑这天去海边。承太郎想。

 

人鱼向他仰起脸,鱼尾拍起巨大的水花,溅到了他的衣服上,但承太郎并不在意,他开始尝试和人鱼搭话。

 

“我的名字是空条承太郎。”他一板一眼地介绍自己,并向人鱼发问,“你有名字吗?”

 

在他身体前倾的一瞬间,人鱼迅速地抬起长得过分的尾部,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顺走他的帽子,随意地盖在自己头上,帽子的阴影遮住了一半面庞,露出雕刻般精致的下半张脸,嘴角边随着笑容漾出一汪小小的凹陷。

 

承太郎有点好笑地看着他,看来他听不懂人类说话。

 

人鱼从帽子底下发出一声哼笑,与人类心情好时发出的笑声并无不同,像是反驳他的心声一般开口说话了:

 

“dio,我的名字。”

 

人鱼垂下尾鳍,将湖水拨动出悦耳的响声。

 

“你想了解我更多吗?承太郎。”

 

帽檐下暗金色的眼珠小幅度地流转,人鱼略薄的双唇开合,明明离他还有一段距离,发出的声音却好像凑在耳边:

 

“那就带我回家。”

 

 

 

于是他的浴缸里多了一条名叫dio的人鱼。

 

听起来有点奇妙,但承太郎接受良好,处之泰然。

 

我就观察他几天,然后再放回去。他这样对自己说。

 

承太郎把一盘生鱼放到浴缸旁边。

 

dio脸上盖着一本书躺在浴缸里,承太郎认出那是他书架上的德国民俗学。

 

这条人鱼还认识德文?还是说纯盖着挡光?

 

dio把书从脸上拿开,偏头看了一眼那盘生鱼,嫌恶地撇了撇嘴,又把书盖了回去,不理他。

 

但承太郎投喂他的心情非常执着,掏出随身带的小本子刷刷记下一行“不吃生鱼”,又去换了一盘生菜摆在旁边。

 

dio:“……”

 

承太郎又记下一行“不吃生菜”,去冰箱里端来一碟蛋糕。

 

dio终于把书拿下来,无奈道:“承太郎,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。”

 

承太郎咳了一声,决定以后改为暗中观察。

 

 

 

晚上要睡觉时,承太郎其实还打算再去看看dio,但是下午似乎惹他不高兴了,为长远考虑承太郎决定明早出门前再观察,他换好睡袍,湿冷的气息突然从身后传来,带着水汽的下巴搁在他肩上,洇湿了一小块衣料。

 

dio移动起来无声无息,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卧室的,说实话这感觉有点令人不爽,承太郎偏了偏头,dio柔软的金发蹭着他的颈部,吐息湿润而轻柔,虽然是海底生物,却让人无端联想到大猫,一双蛇一样的手臂环绕在他腰部。

 点我看dio爷欺负高中生 

补档


由摸牙引发的不可描述事件

风息gg的小尖牙真可爱,得让无限gg摸一摸。

这篇是无限gg视角ʘᴗʘ

虽说我是黄暴文写手,但是无限那么正派的人让他去黄暴感觉有点ooc啊,想了想还是把红烧肉端回去换了碗老母鸡汤。

正文

无限有时会有些无厘头的想法。

比如每当他惹风息生气,对方冲他大吼大叫,他一方面觉得吵死了,另一方面又诡异地觉得对方隐隐约约露出的两颗小尖牙有点可爱,想摸。

摸豹子牙和撸老虎头顶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?没有。

但是无限是个狠人,无限想要的东西,只要不影响世界和平,就一定要弄到手。

风息被无限摁在地上的时候是愤怒的,觉得无限想找茬。

无限用手掐住他下巴的时候他是不安的,毕竟无限很强。

无限把手伸进他微张的双唇时他是懵逼的,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还有点尴尬。

无限冷静地沿着小尖牙的边缘摸了摸,很光洁,白白的,小小的,除了有点尖锐外和普通的牙齿没什么两样。

但是他居然没被咬?

风息当然不会咬他,毕竟原型是豹子,他怕把无限的手指咬断,没那么大仇。

但无限不这么想,他感到微妙的受宠若惊,对方气鼓鼓又不敢动的样子迷之乖巧,于是他又有了更无厘头的新的想法。

他想摸一摸伏在他手指下的那截嫩红的舌头。

这个想法很危险,但是无限是个狠人,无限想要的东西只要不影响世界和平,就一定要弄到手。

于是他的手指落到了风息的舌苔上,轻轻地压了压,如预想的一样柔软,无限觉得肯定比自己的要软一些,尤其是当这截舌头还在含羞草一样微微地颤动时。

风息的脸红了,他猛地摆头脱离那只不规矩的手,大吼:“无限你欺人太甚!”话音落下后他惊觉自己隆隆的心跳,带着自己的胸口一起急促地鼓动,被摸过的舌尖有些发麻,气氛一时间古怪了起来。

无限从上方俯视气喘吁吁的风息,对方的脸颊红晕遍布,深紫色的眼睛也因为过分激动而泛起莹莹的水光,看着这样的风息,他莫名心中一动。

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地玄妙,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总是能以一种神奇的方式登场,比如他一开始只是想摸摸牙,结果演变成了他压着衣衫半褪的风息两脸懵逼。

点我看无限撸大猫

石墨已挂,走微博

我太难了

fin

风息太好嗑了,虽说在准备考试也忍不住割了发腿肉,我枯了

设定是男女皆可生育生殖器官一应俱全人均beta的亚子。
没错。我又来开车了,最近突然兴奋,突然power,开始作案了。
祝食用愉快🙈爽文,很爽。爽到了请留个爽字让我也开心开心🐒

https://shimo.im/docs/OyQ3EpCEz0I4rWe7/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点我学习强国

微博防吞,爱国敬业诚信友善https://m.weibo.cn/3177207010/4380879503560739

绝对掌控(三)恶魔领主×亲信

我又来开车了,这次的车包含梦jian情节,我是一个么的感情的炖肉锅

https://m.weibo.cn/6993253019/4340436803634120上车点我



接很久以前恶魔领主那篇,绝对掌控(二)女领主×男下属

我避个蛇的风头,我tm写爆。

填了之前的一个旧坑,喜闻乐见的文书play

又漂亮又听话的亲信大臣真好磕

创了一个微博小号专门用来开车https://m.weibo.cn/6993253019/4339684882467641

前文链接(没啥重要剧情,就是肉,我是一个么得感情的炖肉锅)https://m.weibo.cn/6993253019/4339691258556975

石墨容易被吞,但是看起来更舒服,为防被屏蔽,石墨链接就放评论里叭